首页 企业资讯 山东莱州发现超大型金矿

破碎设备
鄂式破碎机
双辊式破碎机
圆锥破碎机
锤式破碎机
磨矿筛分
圆振动筛
棒磨机
湿式格子型球磨机
格子型球磨机
湿式溢流型球磨机
溢流型球磨机
节能型球磨机
超细层压自磨机
分级设备
沉没式螺旋分级机
高堰式螺旋分级机
浮选设备
全截面气升式微泡浮选机
XJ(XJK,A)型浮选机
XJQ型浮选机
sf型浮选机
JJF型浮选机(wemco型)
BF型浮选机
XJB棒型浮选机
BSF型充气式浮选机
XCF型充气式浮选机
KYF型充气式浮选机(ok型)
XHF型充气式浮选机
A型浮选机
XJ型浮选机
XJC型浮选机
BSF型充气式浮选柱
XJM型浮选机
BS-K浮选机
GF型浮选机
CLF型粗颗粒浮选机
XJK浮选机
JJFⅡ型浮选机
XCF-KYF浮选机联合机组
浓密设备
高效化改造浓密机
高效深锥多锥浓密机
周边辊轮传动式浓密机
周边齿条传动式浓密机
单层中心传动洗涤浓缩机
斜板式浓密机
高效浓密机
XPA型橡胶渣浆泵
尾矿干排设备
XCⅠ型水力旋流器
XCⅡ型水力旋流器
XCⅢ型水力旋流器
XCⅣ型水力旋流器
水力旋流器组
XPA(2)型橡胶渣浆泵
高效多频脱水筛
XCII型水力旋流器
高效化改造浓密机
高效深锥多锥浓密机
周边辊轮传动式浓密机
周边齿条传动式浓密机
絮凝剂自动计量控制装置
单层中心传动洗涤浓缩机
斜板式浓密机

山东莱州发现超大型金矿

2015-11-14

来源:鑫海矿装

    日前,媒体竞相报道山东莱州发现超大型金矿,金矿储量达470多吨,平均品位4.3克/吨。莱州三山岛北部海域发现金矿在全国尚属首次,首开海域金矿勘查先河;海上钻探的成功实施,标志着我国地质工作的巨大进步。
    莱州地区自古以来就是黄金矿产地,在一千年前就有官方在这里进行开采活动了。特别是近代,这里曾一度形成了一股淘金热,洋人在莱州地区进行疯狂的掠夺,其气焰十分嚣张。
    下面小编就带着大家走进150前的莱州,了解那段洋人掠夺金矿的历史。
    据史料记载,包括招远玲珑山在内的登州、莱州(相当于山东半岛大部),官方开采黄金的历史,至少有上千年了。
    北宋景德四年(1007年),宋真宗派大臣潘美(即杨家将演义中大反派潘仁美的原型)前来督办玲珑金矿田。《宋史·食货志》载:“天圣(1023-1031年)中登莱采金岁益数千两。”而到了元丰元年(1078年),全国金矿分布于25个州,年产金1万余两,其中登莱二州合计产9500两,相当于全国总产量89%。
    元明两代,以招远为主的登州莱州一带金矿,年产黄金数千至数万两。但清军入关后,厉行禁采金银等矿,以至于堪称盛世的乾隆年间(1736-1795年),全国黄金最高年产量不过区区2000两,登莱金矿难免萧条。到鸦片战争之后,列强争相来犯,太平天国战火蔓延,清廷内忧外患,国力衰竭,入不敷支,这才想起解除金银封禁政策,以救燃眉之急。
    在清廷陆续解禁,准许以“官办”“官督商办”或“官商合办”形式自由开采金矿前,商业触觉更敏锐的西方人,已经先行一步,到中国境内到处找矿探矿了。
    烟台开埠(1861年)后不过数年,英国传教士韦廉臣趁在烟台传教之机,遍游山东各地调查矿产,他给英国政府的报告中称,山东不仅产煤,金、银、铜、铅、铁、石棉等矿产资源也很丰富。几乎同时,英国驻烟台领事马奇雅木、东海关英籍税务司卢逊也先后深入山东腹地详尽考察,向英国当局提供山东矿产资源分布情形。
    1869年3月,曾七度来华考察、足迹遍及十三省的著名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第三次抵达中国。他由上海出发,沿大运河北上,经临清到济南再东行,于5月10日到烟台。所到之处,除特别调查山东的煤炭资源外,还考察了沂州、济南、莱州、芝罘(即烟台)等地金矿。1863-1868年,李氏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做了大量地质勘查,其公布的研究成果,引发了加州后来疯狂的“淘金热”。
    其实,李希霍芬踏足山东之前的一两年间,驻烟台各国领事及洋商,已不顾清廷禁令,掀起过一波声势不小的“淘金热”。
    同治六年(1867年)初秋,美国驻烟台领事山福尔化名“德爱礼”,与烟台清美洋行商人花马太(1860年他购置轮船开辟了上海—芝罘—天津航线)一起,借游历之名,入平度州境内招募上百名当地民众,开始偷挖金矿。
    平度州官员得知此事,立即禀告三口通商大臣崇厚,称洋人“私开金矿,任意滋扰,实属有违和约”。所谓三口通商大臣,需负责牛庄(后改营口)、天津、登州(后改烟台)三大北方对外口岸洋务与海防。守土有责,崇厚不敢怠慢,他随即通过总理衙门照会美国领事,勒令德爱礼等人速返烟台。同时,平度州官员又派出差役前往矿区,将受雇矿工尽数遣散。至此,美商的私采金矿行动,不得不有所收敛。
    1868年5月,英国人德肋刻、丹麦人甘美伦假借游历之名,携带洋枪利刃,闯入登州府宁海州(今烟台牟平区)金山寺附近,雇用矿夫七八人,私自采挖金矿。那年秋天,其他外国籍淘金客闻风而至,或七八人或十余人一伙,车马络绎不绝。
    与此同时,英国驻烟台领事马安与一批英国军官、商人,也顶风作案。他们抵达平度旧店、金山河等矿区,一路上沿山放枪炮示威,强迫地方官为其雇工挖矿。因当地官民强烈抵制,最终一无所获,悻悻离开。更有甚者,一支法国人组织的淘金队,公开打出公司旗号,不管官地民地,四处挖坑,倒腾半天挖不出金砂时,竟要求地方官代筹路费,才肯离境。
    清廷高层闻报,急命崇厚由天津调兵到烟台驻扎巡防,并照会各国驻烟领事,如有洋人继续聚众挖金,“不遵约束,恃强藐玩,即派兵驱逐”。此后,登莱二州的洋人非法“淘金热”才逐渐趋于沉寂。
    洋人疯狂的探矿采矿潮,总算引起了清廷对开采矿山的重视,也唤醒了一些有识之士加紧兴办近代民族工矿业的迫切感。
    1882年6月,盛宣怀受李鸿章委派,组织留学归国的矿务技术人员,赴山东特别是登州辖区勘探铅矿,前后40余天,以解决制造子弹的铅原料短缺的问题。三年后,李宗岱也在李鸿章支持下,先后投资督办平度和招远等处金矿。
    从以上可以看出,莱州等地区的确是黄金的盛产地。但在古代因为技术的原因,金矿的开采相对落后,加上清朝的封禁政策,矿产资源的开采几乎为零。这间接导致了列强对中国资源的大肆掠夺,他们的野心和行径令人发指。
    矿产资源属于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同样神圣不可侵犯。目前,我们国家已有了较强的陆地开采技术,海底开采技术也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中。科技在进步,技术在创新,150前洋人疯狂掠夺金矿的历史绝对不会再次重演。
    但是,即使是我们对自己的矿产资源进行开采,我们是否也应该考虑矿产资源开采对环境的诸多影响?随着陆地矿产资源日益枯竭,我们又把目光投向深深的海洋。敏感而脆弱的海底生态系统,能否承载住海底开采带来的影响?
    发现新的金矿资源的确值得我们欣喜,但如何利用这些资源是否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更多请访问http://www.autogeneousmillprice.cn/

联系人:张女士
联系电话:15311826765
邮箱:185638814@qq.com